那些到哪儿都吃得开的人,从小就明白这两个道理


每个人的成长都是这样,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活在各种“指导”中。
 
你应该有女孩子/男孩子的样子
你应该考到大城市的学校
你应该不断进修
你应该进入大平台工作
你应该以家庭为重
你应该做得更好
 
我们无时无刻不被告知自己“应该做什么”,却很少有时间仔细想想自己的感受。
 
糊里糊涂地听着大家说你需要做什么,用尽全力活成“别人说”的样子。 失意落魄时,还要告诉已经憔悴不堪的心灵: 你还是,做得不够好……
 
当我们有了孩子,同样的轮回就要在孩子身上上演。
 
人到中年才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总是被“别人”做主,无法摆脱他人的眼光,一不小心就陷入情绪之中。
 
这样的人生,毫无底气可言。
 

别活在他人的眼光里


庄子在《德充符》中就塑造了一个现实社会中的所谓“不堪者”——众人叫他哀骀它。
 
他相貌丑陋,身体也不是很健全,更没有什么权势,就连他的名字也意有所指: “哀”是指哭丧脸相,“骀”是指怠倦神情,“它”是指驼背。
 
起初,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他,没有人愿意和他打招呼,连走路都躲得远远的。
 
然而,无论大家如何对他指指点点,他都怡然自得。
 
 
慢慢地,开始有人跟他打招呼、聊天,帮他指路,人们变得越来越喜欢他。 关于这一点,故事中的描述特别有意思:
好多女孩子在和哀骀它熟悉之后,都回家和父母说:“与其嫁给张三李四王老五做正妻,不如嫁给哀骀它先生做小妾!”而且这样的事情绝非个别,据说已闹过十多起了。
 
鲁哀公很好奇,于是派人去卫国把哀骀它接了过来。 当面看脸,果然丑得吓死人! 谁曾想,相处不到一周,鲁哀公竟然也开始倾慕他了,3个月就感到离不开他了。 时逢宰相出缺,鲁哀公甚至想委任他为宰相。
 

所以,男女老少到底喜欢他哪点呢?
 
庄子说,让我们爱上哀骀它的是他的内在美。
 
是哀骀它让人们意识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 与其受困于别人的眼光,不如活得自在,也让周围的人感受到这份自在。
 

别困在自己的情绪中


我们觉得学校里隔壁班那个学跳舞的姑娘好美,自己却五短身材、笨拙不堪。
 
我们觉得有钱人真幸福,自己却总是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我们觉得大街上的情侣笑得开心,自己却母胎solo 20年。
 
我们被自己思维中的这些美丑、高低、大小左右,它们是我们心中的一把尺,我们根据测量结果思考。
 
这些尺子确实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 可当这些尺用习惯之后,我们就会变得很紧张,每天用这些尺量个不停,事情一旦不合尺寸,就会让我们陷入一系列的负面情绪,伤心、难过、恐惧、担心、害怕、愤怒、没有安全感等等。
 
而陷入自己情绪中的人,往往没有办法做出正确决断,正如庄子《则阳》篇中的魏惠王。
 
魏惠王与齐国签订盟约,然而齐国国君转头就将盟约撕毁,魏惠王十分生气,想要派兵攻打齐国。
 
王者之怒,群臣都没有办法平息,眼看国家就要被国君的情绪带入战争之中。 此时,一位老者向国君讲述了一个故事:
在蜗牛的触角上有两个国家,一个叫蛮氏,一个叫触氏。 两国常常因为争地盘而打仗,死伤数万。 但想想看,它们无论赢得多光彩,也不过只是争夺蜗牛触角上的毫厘之地而已,就算最后打赢了,把对方的土地都抢来,又怎么样呢?

回看魏国与齐国的争端,虽然两国与蜗牛触角相比是庞然大物,然而放到天下四海、无限宇宙中,也不过毫厘之地,有什么争论的意义?
 
魏王受困于情绪,而庄子则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告诉他身为一个国君真正应该关心的事情。
 
就像故事中的魏惠王,我们这一生可能遇到各种不顺心的人、事、物,如果不顺心就要生气,那只能每天让情绪带着自己走。
 

 

 
庄子用他笔下有趣的故事,告诉我们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走到哪儿都能自在从容。
 
然而这样潇洒的庄子,在小孩子的日常学习中却很难找到,也很少有家长会选择用庄子的故事给孩子进行国学启蒙。 很多人都说庄子的故事太过虚幻,又都是古文,小孩子难以理解。 可如果仅仅因为如此而阻碍孩子们对庄子的亲近,实在可惜。
 
所以,作家哲也用现代化故事的叙述的方式,把庄子和他的智慧带给孩子。 《童话庄子: 无敌大剑客》《童话庄子: 逍遥游》两本图书讲述了井底之蛙、朝三暮四、蜗角虚名、蝇头微利、庄周梦蝶等寓言,用孩子听得懂的故事讲哲学。
 
除了《庄子》,哲也还对《论语》《桃花源记》进行了现代化改编,两部作品分别是《我亲爱的至圣先师》《晶晶的桃花源记》。
 
《我亲爱的至圣先师》讲述了六年级小女孩小南遇到穿越千年的孔子,用童话版《论语》解答孩子关于亲情、友情和世界的困惑。
 
 
《晶晶的桃花源记》讲述了小女孩晶晶进入神秘的现代版“桃花源”,在所有走丢、被遗忘的事物中得到了自我的和解。
 
 
学生时期是一个人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形成的启蒙时期,国学启蒙教育就是教他们用传统文化做生命的底色。“我的国学童话书”系列 让孩子领略古典文学的精粹,从而提升阅读能力,培养孩子的文学与哲学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