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入清华首届人工智能班,上海最牛中学的非典型学霸是怎样炼成的?





文 | 兰妮

审 | 兰斯


很多人把21世纪的人工智能比作新一次的工业革命, 而这股AI浪潮正在悄然地颠覆着各行各业。


想要不被这股不可抵挡的浪潮湮没,培养出核心人才当然是第一位。


清华大学在今年五月时宣布了人工智能学堂班(简称“智班”)的成立,由大名鼎鼎的图灵奖得主、清华大学交叉信息院院长姚期智院士担任首席教授。


 姚期智院课士在为学生上课


智班是“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第八个实验班。清华的实验班早已声名远扬,包括数学班、物理班、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姚班)、钱学森力学班等。

能够考入清华已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而能进入这些班的无疑都是清华“学霸中的学霸”。

上海中学的王欣琪通过清华大学的“领军计划”被清华录取,在智班开放选拔报名时,他第一时间到清华的官网报了名。


王欣琪


约200名清华大学预录取的学生被选入了笔试。根据笔试成绩,其中100人进入了面试,最终选出了30人成为了智班的首批学生。

王欣琪就是其中一位。

王欣琪从小就是学霸,尤其是数学。因为数学竞赛被保送到上海四大神校之首上海中学,又因数学特长拿到了清华“领军计划”的名额。


可以说数学,为王欣琪开辟了一条升学“捷径”,使得他的升学之路每一步都获得了最优解。

在与王欣琪交谈的一个多小时里,他完全颠覆了以往我对“理科怪才”不善言谈的刻板印象。


他不仅风趣幽默,还给了我许多超脱他年龄的有趣观点,逻辑和思维水平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

那么,这位大神到底有着怎样的成长经历和升学之路?是怎样的家庭氛围造就了这样的他?学习数学他又有什么独特诀窍?


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王欣琪的大神之路从初中就可以说起。

上海优秀初中如林,但是大部分都是民办学校,特别是“四大名校”(上海中学,华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 )等名牌高中的录取中,几乎都是民办的天下。

但是,有那么一所公办学校,有那么两个班级的成绩非常惊人,全班大部分人都能考入“四校”,那就是王欣琪所在的市北初级中学的理科班。

市北初级中学的理科班堪称是上海初中名班中的名班,尤其以数学竞赛见长,从90年代起就闻名全市。无论是竞赛成绩,自招预录成绩还是中考成绩都是全市顶尖水平。

因为数学竞赛成绩突出,王欣琪从市北理这个“神仙班”顺利来到了“神仙学校”上海中学。



位列著名的“四校”之首的上海中学,其优秀之处已无需赘述,今年,光是跟王欣琪一样被清华录取的学生就约31位。


经过清华严苛的面试和笔试,再综合高考成绩,王欣琪成功通过“领军计划”被清华录取。


获得“领军计划”认定的学生不仅可以享受高考降分录取,更重要的是,在进清华学习后,“领军计划”的学生还会享受各种优先培养的政策。

可以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市北初级中学的理科班本就是“四校”生源供给班,而“四校”又是清北的摇篮。不过对于王欣琪来说,进入清华智班,算是个小小的“意外”。

“当时看官网和新闻说有设立这个班,因为挺感兴趣的就报名了,没想到就幸运地被录取了。”王欣琪说。

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学堂班旨在培养人工智能领域领跑国际的拔尖科研创新人才,并通过其广基础、重交叉的培养模式,进一步地促进不同学科之间的交叉结合。


“可能你们不太能理解,所有喜欢数学逻辑,对组合的物理世界有兴趣的人都不会拒绝这样子的学习的。”


王欣琪兴奋地说:“每次看到那些很严谨的式子,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符号,就很想把他们搞懂,想到自己还可以用它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就非常兴奋。


数学,是一个艺术品


王欣琪的数学天赋从小学就开始展现了。

小学二年级时,王欣琪参加了学校的兴趣数学社团,又参加了一个数学竞赛,小小年纪的他居然就斩获了奖项。

从此王欣琪就开启了他的数学竞赛之路。他自己也一直很感激一路走来,自己能有数学这个特长助力升学。


因为数学,我的生活并不只是为了未来而苦,也是为了现在而活。

很多人都觉得,我现在苦一点以后考上好大学人生会更轻松,我现在苦一点以后就会感谢现在自己。

这没错,但是我觉得现在跟未来一样重要。毕竟我也只有一次初中,一次高中,每件事情都只会经历一次。

而数学竞赛这条路让我在享受数学和比赛的同时,可以不仅仅为了高考而去学习,可以花时间在自己更感兴趣和擅长的学科上,从这一点上来说,我真的非常幸运。”

我问王欣琪,你为什么喜欢数学呢?仅仅是因为自己擅长吗?

王欣琪的思维非常严谨:“其实我并不是很习惯用“喜欢数学”这样的字眼,因为数学实在是个太广泛的概念。 其中包含了几何、代数、组合、函数等等。要说具体一点的话,我更感兴趣的是关于组合数学、算法数学这一类的。


你能形容一下什么是组合数学和算法数学吗?我问。


它们是更依赖于逻辑的一种数学,有点像有点类似于脑筋急转弯,但又没那么玄乎。

每次我做出一道题,理解一个理论,都会有一种惊喜的感觉!”王欣琪答:“而且那些算式的结果看上去都很美丽。


为什么用美丽这个词?


“因为它就是美丽的,它给了我那种美学上的感受。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你会发现它们有种不可思议的和谐,看上去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样。很多时候我都有这种感觉。”



王欣琪对于数学的这种描述让我感到兴奋,同时也感到可惜,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体会过?


因为很多人对于数学的理解,或者学习数学的方式使得他们还没达到那种层次。比如说你看一副美丽的油画,很多人都会从这幅画的局部开始学习,他们的确可以靠着从一个角落开始,一点点的摹,把整幅画的样子全都摹出来。


但是有的人可以一眼就把整幅画看到眼里,看到这幅画整体的和谐和逻辑,这种人就会感受到它的美。


如何学好数学?


那么,到底怎样才能学好数学?才能感受到数学的和谐和美感呢?


王欣琪说,首先要弄清楚数学的本质是什么。


“暂时把数学课本全部忘掉,然后找到最基础的几个数学定理,然后通过自己的推导,把那些经典的数学定理推导出来。


这样才能真正理解了这些公式,而不是书本告诉你们什么就是什么。”


王欣琪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我们去理解数学的本质,从而能够解决那些看似从来没有见过的新问题。



“就像做英语的阅读理解一样,有些很重要的信息在你阅读完一段以后,是可以预测下一段的主要内容的,这样解题起来会更轻松和效率。其实数学也是这样的。


你在学完一个定理以后,要学会去预测到这个定理接下来能引申到哪些方面,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然后再仔细去验证自己的想法。否则每个新结论都是看老师在黑板上表演,老师演算完了自己好像都懂了,因为每一步都学过,但那永远都不是你自己的思维。”


第二,是理解数学的体系。


其实,很多数学理论的本质是一样的。“当你看到几何的时候,你看到代数的时候,觉得这两个东西八竿子打不着。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有些人说坐标系就是几何代数表示,反过来,几何只是某些优美算式的形象化直观表示。


王欣琪说,当数学学到一定水平以后,会发现所有东西都可以串在一起。所有的几何定理、看上去花里胡哨的平行线交叉线......你发现其实本质只是一个代数跟等式而已。


“从此以后你就会真正意识到,整个数学它是存在一个体系的。几何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不是说上帝说要有圆就有了圆,上帝说要有方就有了方。”


最后是学会举一反三。


“大家都知道学习任何学科都要举一反三,但甚少有人真的这么去做,因为除了天赋,举一反三还需要耐心。你需要真的有耐心想去把它搞懂,而不是只是为了一次考试。”


同样的一道题,有的人可能会说我做五分钟做不出来,我们再做五分钟,还做不出来,他们可以再做一小时、两个小时、甚至一天都在跟这道题较劲。

做出题后他们还会想,这道题还可以用什么方法解呢?这种解法还能用在什么类型的题目上呢?


“有的人在做题时,第一步想的是这道题我怎么做不出来, 第二步想要不我先尝试五分钟,尝试五分钟还没做出来就开始分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非典型学霸


王欣琪的高中生活绝对不只有学习和竞赛。


他每学期都积极参加学校的文体活动,还会为同学们额外准备一些欢乐演出。在高一的暑假,他作为总负责人,还曾和几位同学一起设计了一套课程,到安徽庐江的柯坦中学进行了为期7天的支教活动。


王欣琪和支教小组成员在柯坦中学 右三为王欣琪


“柯坦这个地区留守儿童比例超过80%。我们主要想教他们一些在普通课程里学不到,但是我们又觉得很有用的东西。 


比如说数学,我们讲了博弈论,英语方面,我们会讲一些关于名著里的英语。还有物理,我们讲的是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们理解课本内容的微观原理

我们讲的都是一些开导性的内容,是想锻炼他们的思辨能力,告诉他们其实学习的本质其实更多的是自我思考,而非知识本身。


王欣琪给学生上课


设计好了课程后,他们还进行了一些捐助活动。“通过网络和传单我们募捐到了千余本书,两百多件衣物,近千个兵乓球,还有乒乓球器材公司为柯坦中学捐赠了一张室内兵乓球台。




王欣琪说,他的父母从小为他营造的家庭氛围是快乐享受生活,基本没有给过他额外的学习压力,从来不会给王欣琪“你必须上清华”这样的压力和暗示。


尤其是他的母亲,王欣琪想做什么都会得到来自妈妈的支持。“可能我在高中做的很多事在旁人看来都是不务正业,但是我妈妈都会理解我支持我。”


王欣琪的升学之路看起来是“顺其自然”,但这也一定离不开这样的家庭教育氛围,让他能够一直做自己,一直保持着对学习的热爱和钻研,从而达到“意料之中”的最好结果。


有梦的少年


9月,王欣琪就要作为大一新生,到清华大学去学习了。但这个暑假他也并没有闲着。


“清华的导师让我们在这个暑假自学完一本厚厚的算法导论,还要再国庆前把gre考出来,因为我们可能大三大四就会交换到国外大学学习。”


我问他,作为清华智班首届学生,将来想在人工智能方面有什么样的建树?


“我觉得一年以后我再回答这个问题会更加合适,因为我现在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可能还比较浅显。但我认为,人工智能是最有可能给人类生活带来进化的学科,可能通过对它的学习和研究,我能做出一些只有我才能做出的事情。


这听起来就好让人兴奋!


这就是我保持快乐的方式。给自己点兴奋,说些大话,做点梦!尽管可能大多数都不能实现,但哪怕有一个实现了,就非常值得开心了。”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梦想,可能只是希望能够像现在这样说说大话,做做梦。我不希望翻越一座我翻过的山,走入一个我已经踏入过的网络。


我希望每一步都走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希望每一步都能够看到一些自己未曾见过的新风景,就像一个探险家。


END 




往  期  精  彩



觉得有用,请点“在看”告诉老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