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万存款两年后只剩73元,男子两度起诉银行被驳回...

1380万存款两年后只剩73元,男子两度起诉银行被驳回...

把钱存在银行,

就一定万无一失?

尴尬的事情来了...

有男子存了1380万元在银行,

还由行长单独负责。

看似VIP的待遇有木有?

但最后存款竟消失得只剩下73元

看到余额单的时候,

瞬间双腿发软瘫倒在地...

究竟一千多万去了哪里?

赶紧来看⬇️


在亲戚建议下办了卡,

1380万元存款没了!

李政学与母亲张桂芳一起在吉林省辽源市做化肥生意,每年至少有100万元盈利。2013年5月前后,有亲戚找到李政学的母亲,希望她能办理一张农行卡,帮助农行辽源分行惠宁支行副行长刘某完成存款任务。


“刘某说这张银行卡是零存整取,存期三年,期间不能取钱,也不能挂失。”李政学说,因不能挂失,他在刘某建议下将银行卡交给刘某保管。之后,李政学通过汇款的方式给这张卡存钱,前后陆续共计存入1380万元。

直到2015年10月,李政学突然听到传言称,刘某犯了案已经逃往外地,这时他才有些慌了,赶到银行后查询发现,自己卡里的钱已经几乎全部被人取走。


李政学说,事发时,妻子怀有身孕,巨额存款不翼而飞让一家人如遭雷击,他们找到银行,希望对方能承担赔偿责任,并弄清楚存款的去向,“银行一开始也不敢相信,认为是我们自己取走的,等到调查之后,他们发现这件事与刘某有关,但认为这是刘某的个人行为,与银行无关。”

索赔遭拒后,2016年初,李政学将中国农业银行辽源分行起诉至辽源中院,要求银行赔偿其所有损失。他没有想到,此后的三年多时间,打官司成了全家人的日常。


起诉农行被两度驳回

一千多万元巨额存款消失后,李政学对农行的诉讼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值得注意的是,案件在审理期间,农业银行辽源分行曾提出,李政学将自己大额储蓄卡交给不熟悉的人长期保管,长达两年多时间不闻不问,不符合常理。此外,刘某涉嫌集资诈骗罪,不排除李政学及其亲属参与或协助刘某集资诈骗,恶意起诉银行,农业银行辽源分行同时向法院提交了辽源市公安局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五份,以证明李政学的银行卡与刘某集资诈骗一案有多处关联,该卡与刘某集资诈骗终端卡有多笔资金往来。


一审判决后,李政学不服判决向吉林高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判处农业银行辽源分行赔偿其个人全部损失。吉林高院经审理于2017年9月26日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终审宣判后,李政学的诉讼之路并未因此宣告终结,此后两年间,他先后向最高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均被驳回。李政学说,案件申诉期间,他也搜集到新的证据和资料,从而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李政学说,他当初将银行卡交给刘某保管,是出于对他支行副行长职务身份的信任。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法院此前审理认定的事实,以及他最新获取的相关证据中,均表明,他银行卡内存款大部分通过电话银行(ZZDH)被转走,但他在开卡时并没有开通此项业务,“如果这些转账与刘某的职务行为无关,是不可能实现的。”


而且奇怪的是,在李政学银行卡的交易明细清单中,通过电话银行转账支取的金额为1581万余元,“我自己存进去的只有1380万元,这个数字与法院认定的一致,但交易清单中显示在出事之前,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先后分20多笔向我的卡里存了两百多万,这些钱后来都被转走了。”李政学怀疑,刘某拿走他的银行卡之后,用这张卡作为中转账户实施集资诈骗。

李政学认为,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刘某拿走他的银行卡之后,这张银行卡在没有开通电话银行的前提下,通过该渠道陆续转出一千五百余万元,这与他此前掌握的情况有所不同,不能说银行没有责任。


银行卡的电话银行究竟何时开通?

开通程序是否符合

银行的相关管理规定?

12月13日,记者曾就以上问题

向农业银行辽源分行进行核实,

但目前未获回应。


来源 | 澎湃新闻

编辑 | 静静

推荐阅读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希望事情能妥善解决的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