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府全体辞职,不过是普京导演的一出戏?

俄政府全体辞职,不过是普京导演的一出戏?




唯一确定的是,2024年以后还是普京说了算。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前天夜里,突然爆出一个大新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宣布俄罗斯政府全体辞职,震惊了全世界。




别急,小巴来帮大家理一理思绪,播报一下后续。


此事得从普京说起,1月15日,普京公开发表了年度国情咨文,除了指点部署当前的工作重点,还提议通过公民投票修改俄罗斯联邦宪法。



具体怎么修正?普京提到:将总统的任期限制在两届以内,并削减总统权力,增加杜马、总理、上议院和联邦国务委员会权力。


随即,梅德韦杰夫就宣布了辞职,普京表示接受辞职,还感谢了梅德韦杰夫的贡献,顺带安排了一下梅德韦杰夫的去处——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



随后,普京向国家杜马提议,由现任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出任总理。


当地时间16日,杜马已经批准了米哈伊尔·米舒斯金的总理提名。


米哈伊尔·米舒斯金


剧情就说到这里,下面,大头会告诉你,普京到底在导一出什么样的好戏?


俄罗斯现任政府全体辞职看似突然,其实普京已经在背后计划了很久。

当前普京乃至俄罗斯面临两大难题: ① 经济发展势头不佳; ② 选谁来做普京接班人。

经济方面,目前俄罗斯已经到了改革深水区。

2018年起,美国对俄罗斯方面的制裁达到了一个高点,甚至直接影响到了俄罗斯整体的经济形势。

为摆脱俄罗斯对美元的依赖,俄罗斯政府自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疯狂减持美元资产,目前外汇储备中仅有22%为美元储备,有32%为欧元储备。俄罗斯持有的美元国债也由2018年3月的1000亿美元骤降到5月底的149亿美元。

与此同时,俄罗斯央行2018年大幅购买黄金。俄罗斯财政部在2018年还修改了《反内幕交易法》以规避美国制裁。

这一切都体现出美国对俄罗斯的重重经济制裁之下,俄罗斯经济形势的艰难。

同时,在国内,俄罗斯还面临养老金缺口巨大的难题。俄罗斯政府从雇主那里收取的保险费在2018年将达到约5万亿卢布,占俄罗斯养老基金(RPF)与养老金储蓄账户无关支出的62%。联邦预算将对养老金赤字补偿3.35万亿卢布,地方预算还将补偿3.3万亿卢布。

目前,俄罗斯有3630万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就业人数为7260万。 万一俄罗斯出现经济动荡,或将遭遇严重的社会问题。

所以普京才亲自推动延迟退休的政策(男性退休年龄从60岁延长至65岁,女性退休年龄从55岁延长至63岁),也正是因为这个政策,使得普京选情吃紧,成为他多年执政生涯中遭遇反对声音最强的一次。

反对延迟退休的抗议示威活动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研究显示,75%的受访俄罗斯民众不接受延迟退休年限,可见普京之难。但未来养老金问题只会愈加严重。

显然,普京对梅德韦杰夫的经济政策不信任,所以认为联邦政府到了需要换血的地步, 在改革深水区一定会有人牺牲,刚辞职的联邦政府就是牺牲者。

普京需要一位更懂经济的接班人。但这仅是其一,关键是,普京即将在2024年完成最后一个任期,作为一位铁腕领导人,他需要维系自己在过去20年一步一步搭建的俄罗斯“家长式”的治理体制和权力结构,以最大程度保全自己的政治遗产。

但无论谁接班,一定会产生分歧。为了避免造成政治内耗,普京索性通过修改宪法去维持他的终身执政。这次修宪他把整个权力移交给杜马,总统制开始向议会制转型,实际上是在给下一任总统挖坑,大幅度缩小下一任总统的政治权力。 而他可以功成身退,甚至可能去杜马当议长,以另一种形式维持执政能力。

而这次普京提名的总理米舒斯金,只是占个坑作为过渡,修宪之后,杜马提名的第一任总理才最关键。

1月15日,普京与米舒斯金会谈

谁有可能成为普京的接班人,我有个大胆的猜想——现任审计院院长阿列克谢·库德林。 他是“圣彼得堡经济学家”之一、著名的自由改革派,是后苏联时代俄罗斯在位时间最长的财政部长。

自上任以来,库德林屡屡在“业务范畴”外发表意见。比如,2018年,库德林对俄罗斯财政部制定的2019—2021年预算案提出尖锐批评,认为财政部根据预算案要求央行购买的外汇会进一步造成卢布汇率不稳定。

库德林曾指出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应着眼于修复与西方的关系,如果俄罗斯不能修复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则制裁或导致普京的2024经济计划无法实现。

从种种表现看,库德林很可能是普京在最后一个任期中有意重新安置的战略棋子,可以在财政议题上贯彻普京的决策, 很有可能成为普京“钦定”的继承人之一。

普京提出修宪,核心是弱化总统,对继任总统的职权形成更多强有力的钳制,换一个马甲继续统治俄罗斯。


因此,梅德韦杰夫内阁的总辞职显然是为普京的修宪计划留出空间。他自己表达得也很明确和清晰:希望“给总统一个机会,以便让他就修宪做出一切必要的决定。”


许多人将梅德韦杰夫内阁总辞职解读为普京对政府工作日益不满的最终爆发。 他们或许还略带同情地认为, 梅德韦杰夫充当了普京替罪羊的角色 ——他领导的俄罗斯政府因经济增长疲弱、民生服务不力、贪污腐败严重、办事效率低下等原因而长期饱受批评。

这种观点忽略了俄罗斯政治的复杂性。 事实上我认为, 这次“变故”甚至可以理解为普京对他的一种“保护”或“照顾”。

梅德韦杰夫为普京背了锅,普京自然也不能太亏待他。 梅德韦杰夫将要出任克里姆林宫安全委员会副主席这一职务。 耐人寻味的是,这个岗位是新设立的,几乎就是为梅德韦杰夫量身定制,而主席正是普京本人。

预计梅德韦杰夫未来会从政坛第一线淡出,但会退居于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内,继续对俄罗斯政治发挥重大影响。

但显然,梅德韦杰夫不是普京的政治对手,而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门徒和亲信。 在未来总统的角逐中,应该已经出局。

梅德韦杰夫一直被誉为普京的最佳搭档

梅德韦杰夫在担任俄罗斯总统期间曾经表现出一些自由主义的倾向,也试图缓和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因而一度被西方舆论所看好。 但在俄罗斯这样的体制下,政治人物个人的政治观点在他所属的政治派系面前,重要性微乎其微。

就像具有浓厚自由主义色彩的鲍里斯·叶利钦,当年令人吃惊地选择了普京作为接班人,后者几乎彻底颠覆了叶利钦路线,把俄罗斯带上了与叶利钦理想中完全相反的道路。

另一种理解是,普京寄希望于自己中意的下一代政治领袖人物,能在更加开放的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他不希望梅德韦杰夫继续挡住他们的路。

然而,不管政治格局怎么变,表面上的领导人怎么换,摆在这个衰落中的大国面前的问题却是现实而严峻的: 经济结构、人口趋势、国家自我定位以及与西方的关系等等,几乎每一项都无解。

过去的接班人看起来接不了班了,新的接班人选又没有端倪,这意味着未来4年中不确定因素很多, 唯一确定的是,2024年以后还是普京说了算。

普京是俄罗斯的英雄人物,必然记入历史,但英雄毕竟有老去的一天,普京当了这么多年的总统和总理,必须为俄罗斯的长治久安着想。


俄罗斯政府全体辞职的背后,是普京希望通过政治改革来重构俄罗斯的政治生态,为今后的政治结构打下基础,为俄罗斯保持稳定做出前瞻性的铺垫。


普京希望通过这次改革,使行政、司法、立法等更加平衡。很显然,提高了议会的权力,必然会削弱总统权力,这意味普京在为退休做安排,担心以后的继任者权力过大,无法被制约。也许他看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权力过大,为所欲为,担心俄罗斯以后也出现这样的人物。


当然,俄罗斯政府这些年在经济上确实做得一般,经济实力与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实力严重不相称。2018年,俄罗斯GDP仅为1.6万亿美元,也就和我国广东省差不多。


如果俄罗斯经济不搞上去,确实无法长期支持俄罗斯当前的军事地位,俄罗斯政府全体辞职也未必是坏事。




本篇作者 李梦清 | 当值编辑 麻酱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 主编 | 郑媛眉



了解国际经济形势

在大变局中抓住投资趋势

欢迎加入《管清友国际经济投资课》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总编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