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卖火箭,消协点名,网红碰瓷......罗永浩开播前都发生了些什么?

薇娅卖火箭,消协点名,网红碰瓷......罗永浩开播前都发生了些什么?

4月1日,罗永浩就将正式开始自己的直播生涯,截止到目前,已经有小米、恰恰、安慕希等多个品牌主动曝光了将出现在罗永浩直播首秀的产品。

罗永浩进军直播带货所产生的轰动效应,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领域之前的任何一次品牌营销活动,用个人的影响力来撬动整个行业的平衡,罗永浩这次显然又站在了风口之巅。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抖音直播迎来了罗永浩这一超级IP,其他媒体平台也在近期加码了对于直播带货的投入,关于直播带货的讨论已经连续霸榜热搜,罗永浩这次能不能继续保持热度还不知道,但直播带货显然已经先火了。


薇娅直播卖火箭,淘宝加码政策扶持

阿里巴巴官方近日在微博上宣布, 4 月 1 日,网红主播薇娅将在直播间直播卖火箭,但具体形式并未公布。经薇娅团队确认,该商品为火箭实物,并非愚人节玩笑。

4月1日同样也是罗永浩的直播首秀日期,淘宝直播在同一天推出这样的事件营销来吸引眼球,难免有些唱对台戏的味道。

淘宝直播作为电商阵营中运营最为成熟的带货平台,已经塑造了李佳琦、薇娅等一批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头部主播,此前也有消息传出淘宝直播希望能与罗永浩签约,但最终未能成行。

尽管在用户停留时长及流量分发等产品形态上,淘宝和快抖之类的短视频平台有着一定的差别,但天生的电商属性使得直播带货这种形式在淘宝有着强大的生长土壤。在直播带货这一新兴业态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同时,淘宝也在加紧对于内部生态的扶持。

在近期举办的2020淘宝直播盛典上,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宣布,1年内将帮助10万名淘宝主播实现月入过万。淘宝直播将给直播扶持政策,建立主播成长的生命周期。


拼多多向首批MCN开放入驻,主打“插件式”直播

今年刚刚入局直播带货的拼多多也在近期加速了圈地进程,来自于亿邦动力的独家消息显示,拼多多(多多直播)日前已正式向直播机构开放入驻申请,部分MCN已受邀申请入驻,等待官方审核中。

虽然直播板块上线仅3个月,但多多直播已经交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单,疫情期间推出的“市县长直播”系列活动。睢宁县县长直播1小时售出1132件沙集标志性产品“子母床”,直播期间的单日累计销售额超过400万。

根据拼多多数据研究院副院长陈秋透露:拼多多直播作为较晚入局的一方,与别家最大的不同在于没有设置中心化的入口,以页面插件的形式服务商家,其职能是帮助商家建立一个私域流量分发的渠道,与拼多多分布式AI的理念是互通的。

陈秋同时还表示:拼多多要做的事是遵循“货找人”模式的原则,将直播和商家卖货相关需求结合,解决农业等行业整体效率过低的问题。


斗鱼上线电商直播功能,瞄准直播带货直男市场

在老罗正式开播的前一天,斗鱼直播悄然上线了直播购物功能,在某些直播间内可以在页面看到“斗鱼购物”的新功能。

在电商平台纷纷嫁接直播进行带货之时,传统的直播平台也瞄准了带货的红利,斗鱼之前已经在部分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内进行了小范围尝试,此次全面上线新功能,也是希望能够在主营业务的横向拓展上,挖掘出更多的渠道增量。

从斗鱼购物所推荐的商品属性来看,主要也是契合平台观众的用户属性,比如适合于男性的运动、潮牌、科技数码等产品,成为了主播们重点推荐的商品。

按照斗鱼营销中心负责人李鹍的介绍:在斗鱼平台的观众以男性玩家居多,他们除了观看比赛、游戏娱乐,同时还具备旺盛的消费需求,而主播推荐恰好可以成为他们满足自身消费需求的最佳渠道。他认为,电商带货是一个极具挖掘的市场,斗鱼欢迎品牌伙伴们与斗鱼精诚合作,共同满足用户需求。


快手主播“碰瓷”营销,罗永浩:祝你卖的更多

同样不甘心错过罗永浩开播热点的,还有活跃在快手平台的各大网红主播们,网传网红辛巴的一个24岁女徒弟也将于4月1日晚直播销售华为手机,“号称干倒罗永浩”。

罗永浩本人甚至还在网上专门转发了这则消息,称“目标人群几乎没什么重叠交集,大家好好卖东西,卖好东西”,并遥祝对方“卖的更多”。

网红辛巴是快手上知名的头部带货主播,原名辛有志,旗下拥有自主品牌“辛有志严选”,过往战绩颇丰,以去年8月辛巴开展的全球严选-泰国站为例,总销售额高达1.8亿元,总销售件数超过200万件,其中乳胶系列总销售金额为9508.1万元,总销售件数为45.4万。

在带货主播辛巴面前,刚刚加入直播带货战场的老罗可能还算个萌新,不过在网红这条路上,罗永浩称得上是上古大神了。所谓的与辛巴徒弟之间的隔空PK,大概率也是一厢情愿式的借势营销,不过从罗永浩的回复来看,倒不像过去做手机时那样锋芒毕露了。


中消协发布发布最新报告,点名直播购物乱象

在罗永浩宣布进军直播带货之后,有一种玄学言论就认为老罗这次多半还不能成功,因为自带“风口粉碎机”体制,老罗过往的连续创业经历总会遭遇不同程度的外部阻力。

在老罗即将开播这个微妙的时间点,中消协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似乎是又亮起了“指路冥灯”,根据这份《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一些主播带货时存在夸大宣传、引导消费者绕开平台私下交易等现象,部分消费者遭遇假冒伪劣商品、售后服务难保障情况等问题。

罗永浩本人也转发了这一报道,并表态道:“从业人员必须高度自律,不能因为粉丝信任自己就胡来,否则大家就没得玩了。”

中消协选择在这一时间节点发布调查报告,警醒平台和从业者的意味较为浓烈,不过对于直播带货这种互联网新兴事物来说,大多也都经历过从野蛮生长到合规化运营的成长过程,监管层面的加强不仅仅是对于行业的约束,更多的还是帮助行业进行自我修正,以促进整体的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


粉丝没闲着,合肥锤友自发为老罗打广告

3月31日下午,在合肥万科中心、新华书店及国邦美家居的LED大屏上,不约而同地播放了老罗4月1号直播带货的视频广告。

这些视频素材均来自于合肥锤友们自己制作,投放过程也颇具戏剧化,由于大多数广告公司都不接受短期的广告投放,且费用较高,事情一时间难以推进。

最后沟通到了合肥本地一家知名的广告传媒公司,负责人在听完锤友的诉求之后,了解到是由锤友群体自发众筹为罗永浩直播打广告,十分感动,最后决定免费提供大屏资源支持,帮助锤友们投放了外屏广告。

在老罗的锤子科技时代,以往的每次发布会都有各地的锤友组织自发举行线下观影活动,今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不再适合举行人员聚集的线下活动,但是仍然有像合肥锤友这样的组织来自发为老罗提供支持。

老罗本人及团队曾经很多次表示,不希望粉丝们花自己的钱来为老罗打广告,但是对于粉丝群体来说,这种支持不太像饭圈里狂热的追星文化,而是价值观认同的驱动下,一种更为激进的自我表达。

无论首秀是否成功,相声+卖货的直播形式能否获得粉丝青睐,对于罗永浩本人来说,他宣布直播带货所带来的行业影响,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舆论传播上的成功,如果将来有人把直播电商的发展历程整理成册,老罗的入场一定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节点。

这不是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就能引起龙卷风的连锁效应,但在直播带货行业并不算长的演变过程中,老罗一定是万千扇动翅膀的蝴蝶里,最为引人注目的那一只。

舞台已搭建完毕,灯光师已就位,同行都在蠢蠢欲动,粉丝们已经搬好小板凳,接下来请把麦克风对准老罗,让我们看看一位48岁的中年男人,如何在陌生的领域里书写出新的奋斗篇章。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这届年轻人为什么开始在B站看刑法了?|DT数说
滴滴确定新三年目标,狂奔之下距离上市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