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散文:难忘那一身绿色

乡土散文:难忘那一身绿色


...

“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

我们连队却驻扎在山东半岛一处偏僻的山沟沟里,只有一排营房,顺着沟西到沟东,一直到山沟的最深处,南北最窄处仅有四五十米,“个儿高的人,弯一下腰,额头恐怕要碰在山顶上,”蔓延下来的山脚拐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弯,恰好堵在进山沟沟的入口处,进入营房要拐几道急弯,外来的人们几乎不知道里面驻扎着一个神秘的部队。

因为连队驻扎在山沟沟里,谷雨惊蛰以后的日子里,在外面晾晒的衣服鞋子之类,穿上身之前应格外小心,要猛猛地抖落几下,说不定会给你一份额外的“惊喜”。每年新兵下连后,老兵总要告诉他们要防备这“惊喜”,总有一些马虎大意的新兵忘记,等第二天训练,急匆匆换上训练的衣服鞋子,谁知道里面早藏了几只山蝎,被山蝎蛰一下顿时疼的大喊大叫,往往在痛楚中和笑声中开始一天的紧张训练和生活。更让人担惊受怕的是,一些蛇、蜥蜴之类的东西让人防不胜防。老兵刘班长办公桌的锁芯坏了,没来得及修理,干脆把锁抽掉,只留下一个锁孔,未曾想等探亲归队时,一条花花绿绿的蛇早已在抽屉里面安了家,当拉开抽屉的那一刻,蛇昂起头,吐着红色的信子,让人不寒而栗,还好是多年老兵,早已习惯了山沟沟里的生活,操着一口浓浓的家乡话,半开玩笑的大喊“我的怪怪,几天没在家,这地方就成了你的家了,快出来吧!”蛇好似听懂了班长的话,顺着桌子腿爬出了门口。这些教训被当作“传家宝”一年年传下来。

...

连队养了一条大狗,也许是从小到大在部队中,每当吃饭前列队唱军歌时,它都会自觉地排在最后一个位置,蹲在地上,不时张开大嘴,跟随着吼上几声,经常引来全连的大笑,狗好似害羞一样,便会低下头跑到远一点的树下趴在那儿。每当有附近的老乡经过营房去种地拾柴,大狗都会狂吠不止,只要是军人喊一声“回来”,立刻呆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老乡走远。

每年六七月份,遇到阴雨绵绵的天气,连队南边的山岗上在乱石间,在郁郁葱葱的草丛中一夜间便会生长出一棵棵一片片的黄花菜。晨曦微露,整个山坡上,一棵棵细高挑的黄花菜,粉黄粉黄的,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几朵金色的花瓣舒展开,细细的花蕊高高地翘起,淡黄色的蕊头微微晃动,像翩翩起舞的小蝴蝶,远远望去,整个山岗都是金黄色,一股清凉的山风袭来,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每年这个季节,连长司务长总会带领官兵从山脚下象搜寻敌人埋藏的地雷一样,一字排开,用脸盆水桶挎包等等,把一朵朵黄花菜掐下来,让炊事班用大锅烧开水稍微烫一下,火候恰到好处,用蒜末凉拌,炖黄花菜肉丝汤,味道纯鲜至美,简直是纯天然绿色食品,一些来不及吃的,便会晾干,小心翼翼地储存起来。每当这个时候,连长带领全连唱起一首首军歌,《团结就是力量》《打靶归来》《战友之歌》等等,像一场声势浩大的军歌演唱会,歌声和欢笑声此起彼伏传遍了整个山沟沟,在山沟沟里久久回荡。

...

火红的年龄,闪耀着火红的青春,却奉献给了火热的军营。他们长年累月坚守在这山沟沟里,默默地奉献着,练精兵,谋打赢,成为部队的“千里眼、顺风耳”,陪伴的是艰苦与寂寞,大山与星辰。但他们无悔于自己的选择,更无悔于自己的青春。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很甜蜜,家乡月就抚摸我的头”。我的第二故乡,山沟沟里的月夜格外静,月儿分外圆,那一弯月亮常常挂在山沟沟的山岗上。

审阅:韩田梅

简评:火红的年龄、绿色的军装、远离大陆的哨所和夜空中的那一轮圆月,均是作者那偏僻山沟沟里的军旅生活。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军营生活的浓浓情意。

作者:曹恒军,笔名三军。

终审:严景新

编辑:卜一

本头条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中国乡村》杂志,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

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投稿邮箱:zxmtth@126.com

声明: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