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丨所谓美食

闲,是深重的罪孽。

闲得发慌,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晃悠,嘴里也空落落的。此时,其他感官都茫然钝化,唯独味蕾异常生猛跃动,章鱼触角似的四处搜刮,手指不由自主往零食袋里探伸。

瓜子是我此生最宠溺的美味,上下齿轻轻一嗑,一咬,喷香的滋味就在舌尖绵延荡漾。小嘴活络地忙个不停,心里不停地默念着“这是最后一把”,还没嗑完却又狠狠抓了一把。

小时,瓜子是过大年才有的稀罕零食,是我对美味的最初记忆。花两角钱买一包用报纸包好的瓜子,坐在小镇破旧的电影院里,是青春少年穷极想象里最惬意、奢侈的享乐。成年后,随手一撮儿小零食,是对物质匮乏的童年的“报复”。

对美食的神往,是百无聊赖里最真实的存在感。感知世间万物微妙的个种滋味,感知生命躯体如此鲜活的存在,感知时光在一截一截晃过时留下的影子。

忙碌一天后,身子被掏空似的累瘫。但一看热气蒸腾的饭菜,闻到腊肠炒尖椒的香味,就像从冬眠里复苏,立马提起兴致。尝一口,才发觉真是饿了。第二口,更饿。第三口,身子里所有的馋虫儿都出来作祟了,一盘子菜立马见底。

搓搓饱胀的肚皮,才觉着白天的忙碌有些许的意义。

唯有美食,才能对抗奔波的疲乏。美食,是奔跑后停下时最暖心的注脚。

一口热气腾腾的火锅前,一群人围坐成一大圈子,大快朵颐。在香辣鲜甜的味觉里,感觉到被热闹世界真实拥抱的幸福。

一个人吃火锅的孤独感,被列为仅次于独自在手术室里。

来!来!来!涮羊肉,啃凤爪,一群人蜂拥上阵,你抢我夺。贪的是嘴瘾,吃的是喧闹,图的是痛快。

在唇齿的酸甜苦辣间,灶头的锅碗瓢盆里,感知尘世真实的风味。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这世上没有一顿饭解决不了的难题。

我们在油烟美食间,热烈地抵挡着时间的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