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星同学,你被北京大学古生物学专业录取了

徐星同学,你被北京大学古生物学专业录取了

32年前的暑假,因为当年北京大学在新疆不招物理学专业,高中生徐星被调剂到了“古生物学专业”,没有金榜题名的喜悦,而是带着迷茫,开始了与古生物专业的磨合。

古生物学家的经历与见识都是“冷知识”

直到研究生毕业,知识与认知从量变累积成了质变,又在大自然中真正的探索后,他终于知道,“原来古生物学能够满足我所有的愿望,原来古生物学才是我的真爱,真正的兴趣”。徐星与古生物学专业是“先结婚后恋爱”,日久生情,不离不弃,最终会白头到老的故事。

...

今天的徐星,已经是世界上命名恐龙有效属种最多的古生物学家之一,这个冷门专业背后的他是一位儒雅而细腻的学者,在《我的艺术清单》科普课的现场,他给孩子们爆了一个冷知识:鸟类、禽类都属于恐龙,“鸡、鸭、鹅,鸽子,老鹰、鸵鸟。所有我们看见这个世界上活着的长羽毛的动物都是恐龙。”这个脑洞大开的问题就是一个简单的科学常识,原来恐龙“真的还在”,古生物学家的经历与见识都是“冷知识”。

...

电影《侏罗纪公园》与歌曲《青藏高原》是恐龙世界的两个维度

人们对恐龙的了解很多源自动画片和科幻电影,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在古生物学家眼里,也是充了科学的依据和合理的想象,而真实的恐龙考古研究世界却不尽然。在荒芜人烟的大漠戈壁,寻找着亿万年前古生物的蛛丝马迹,是对“进化了”的人类科学精神和意志品质的高度考验,大漠孤烟的无人区,风餐露宿是常态,车的方向盘可能被颠掉,队友可能会精神崩溃,有时还会和狼抢夺肉,“我们的羊被狼叼走了,几天以后我们在营地的300米外,看见那个死掉的羊,整个的肚子都被掏空了。”

...

每当这个时候,歌曲《青藏高原》里那句“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带来千年的期盼”成立为古生物学者量身定制的歌曲,考古就是历史的密码,是神秘的远古世界的另一个维度,是古生物学家最真实的心声。

...

当然,考古有时也靠着某种幸运,“北票龙”、“二连巨盗龙”等恐龙发现的背后都有很多神奇的故事,无论是“第一次来的好奇心”,还是“最后一天的运气”,不仅是这个行业的神秘的传说,更是科学的精神与远古生命的沟通,都是那首“无言的歌”。

《哥德巴赫猜想》里的科学家精神

徐星有着和陈景润类似的经历,当年陈景润深入思考时走路撞在树上而不自知,而徐星也为了验证科学常识而闭着眼走路撞在树上,“守株”不一定“待兔”,也许可以等到科学家。这不是趣味轶事,而是痴迷科学的人的专注。在徐星看来,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写得像诗一样”,把艰苦的科学研究写成了浪漫的过程。“含垢忍辱、餐霜饮雪”这是科学家的精神。在节目现场,《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的配音演员赵岭朗读了《哥德巴赫猜想》的片段,致敬所有的科学家精神!

... ...

考古《富春山居图》

年过半百的徐星十分儒雅,说起话来像个“文艺中年”,提到“人生遗憾”,并不是当年服从调剂没有从事物理学,而是在忙碌中放弃了自己绘画的艺术梦想。他最喜欢元代画家黄公望先生的《富春山居图》,《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于1350年创作的纸本水墨画,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被称为“画中兰亭”。徐星却从“考古”的角度读懂了它的留白,读出了其中简单与复杂的转化。

...

他临摹过它的片段,虽然没有在现场“挥毫泼墨”,却科普了另外一项冷门的艺术---科学绘画。如果说《富春山居图》复原的桐庐境内富春江和富阳的胜景,而科学绘画复原的却是严谨的考古成果。

科学画家赵闯讲解了科学复原图的来龙去脉,画家与科学家严谨的配合,经过考证和研究,绘制出恐龙的身材、皮肤、羽毛、甚至眼睛、鼻孔、牙龈的大小,并科学的复原。科学与艺术的精诚合作,才有了科普书和科幻电影里相对科学的形象。赵闯现场寥寥几笔,那恐龙仿佛可以“跳出来咬人”,这次是艺术精准的表达了科学。

...

云游四方,梦想成真

徐星在现场在线解答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们脑洞大开问题,“你希望你的儿子是什么恐龙?”、“恐龙是不是近视眼?”孩子的想象力在他眼中也并不意外,因为科学从好奇开始。而严谨的他,也不能完全解答孩子们的疑问,那也许就是下一个研究的方向吧。

... ...

当年看了《少林寺》想做个云游四方的人,没想到成为古生物学家,不仅云游了四方,还云游了自然历史的纵深处,寻找探索了世界深处的秘密,梦想成真。本节目将于8月6日21:00,在CCTV-3播出。

... ...